2015年9月25日 星期五

回到柔軟

是否有过如此体验:

在匆匆赶路车程中,遇上严重交通堵塞,偏偏此时,有一些不守秩序的道路使用者,插队或挤塞,加剧交通瘫痪情况。

这样的窘境难免让人急躁不堪。似乎有很多道理,允许自己狂妄地举动,比如不断地按喇叭,或狂踩油门,差点撞上,给对方一个下马威。当对方无动于衷,或者回一个无理手势,自己的怒气像一发不可收拾的野火,随时燃起更大冲突。

往往因一时的情绪、谩骂,驾着驾着,却偏离了自己原先的路线。

现实中偶尔会困在如斯陷阱,苦思中不停探索,这是否文明病?譬如我们有千万个理由请愿,与众民走上街头,宣示当儿却不断践踏文明的底线。

如同近日,某者误解而胡乱造谣,当下自己实在难过。委屈颓丧之余,脑海中闪过曾经听过的一则分享:一治疗师, 用“对不起、请原谅、谢谢你、我爱你”这四字治愈了精神病罪犯。

内在正与邪对立时,大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但是是非分明,知不是、不可为而不为之,所以选择了忏悔,不结恶缘,反而感受更多、更大力量。

后来,不论自己怎么努力,始终不得对方好感,而带着期待的心开始生起介怀。

现实里夹杂太多焦虑、激愤、无奈……而自己没有回到当下,寻找情绪的来由,觉醒的依归。

在无理面前,我们总有选择,何必让自己像魔鬼附身似的,成为情绪的傀儡。

回想电视节目上,异国年轻人为穷困孩童筑梦的故事,感动容于心间,我们能做的事,实在太多,这社会需要的,是希望。

20150903日,诗布朗再
20150909日《中国报·副刊》,毛泽

 

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

該死的天氣

干旱已经持续数周,滴雨未落,只见花草树叶一个个垂头地,如此天气容易让人感到郁闷

龟裂的,不是泥地,而是心里的疤,残酷骄阳不近人情,对着裂痕继续拉扯。以为事过境迁,却竟然因为今早的一句话,把过去一切隐形的伤口全摊开来

记得初来报到,被分配指定的上司,作为自己的导师。尽管早有略闻该上司的传闻,却告诉自己,用平常心去看待人事。第二周的初次面试,表现不理想,却成了上司对你的第一印象,认为你接下来会为部门带来麻烦与问题。

失落是难免的,但最重要的是,正视及改善自己的痛处。虚心、认真地学习,提升自己,诚挚地对待同事,交出自己的工作效率。在部门里三个多月的工作与学习,终在主管的考核下顺利过关。即将离开部门的两个星期前,收到有关导师上司需要下属帮忙的指示,你主动现身,伸出援手,却遭到他婉拒,事后从同事那里得知,是上司亲口拒绝,宁可找来他自认为的得力助手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!就这样,你被贬低成部门里最低级的生物

事情往好处想,也许这样可以减少与该上司合作,间接减少彼此摩擦,也免了受他怪脾气折腾


难受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不论你怎么努力,彼此缘分仍旧难以圆满。面对失败,人或多或少变得退却


这该死的炎热气候,把日子逼得无法呼吸自如。下班后,你顶着火红太阳,步行到附近的公园。

再怎么难过的事,也得找个出口


逆行走道慢速度跑步,相向而过的人再次碰见。曾有这么一刻,你早已懦弱,急寻匿身的缝隙,倒数日子,等到离开部门的那一天,也许一切对立与伤痕就会愈合。


“消灭恶,不是打击恶,而是扩大善。”


应该要好好把握身处部门的最后一段时间,让一切好好的来,好好的去。
伫于清流边擦干汗水,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小雨,正当人们避雨的瞬间,唯独你却步。只是仰起头,任由雨珠打在脸上,有时候,勇气需要被激发。

20150426日,诗布朗再也
20150704日《中国报 ·副刊》,毛泽



2015年2月1日 星期日

陽光 希望 愛

果你亲眼看见,他独坐一旁背对医院走廊,细弯身子低着头吃着一包剩余的经济饭菜,你和我一样,心中肯定也会生起一股凄冷感。

手里捧着的,一定是他妻子吃剩的食物,而吞下的每一口,似乎含着难言的忧虑。原本见时候不早,提起背包打算离开,却被眼前熟悉的背影打住,随即转身往病房方向走去。

唐女士患上末期肾病近半年,已不是第一次入院。和其他水分控制不良的肾病患者一样,经常因为体内严重积水的症状而反复入院。


一般上,当病人被发现肾脏功能下降,医疗团队会开始定期检查病者,并在肾脏全然衰竭以前,讨论并指引病者如何申请洗肾中心及经济援助,以便为日后洗肾铺路。

一旦患上末期肾病,治疗方式只有洗肾、洗肚,或肾脏移植。因为洗肚的诸多条件限制,以及很难寻获吻合的肾脏作为移植且治疗上并不普遍。最终,病人惟有洗肾。


今天,洗肾中心已经很普遍,但是相对地,患病人口却成倍增加,依旧是僧多粥少的情况。

马来西亚的糖尿病人数每年节节上升,病者占人口比例目前高居东盟各国之首。而糖尿病,(或高血压)常是慢性肾病的主因,
根据马来西亚肾脏基金的资料显示,截至2009年,马来西亚共有四千多位刚刚接受洗肾的肾脏病患者,而全国共有两万多人正在洗肾,近1成人口是肾病患者,还有许多病者是未经发现的,所以比例也许更高。

普遍上,一次洗肾疗程需要四个小时,大约
150令吉,而肾友每周需要洗肾三次。不包括补血针、验血检查、药物,单单洗肾每月花费至少10002000令吉,而对末期肾病患者而言,洗肾是一辈子的事情。不论家境再如何富裕,一旦患上这“富贵病”,家庭负担肯定增加。

对病人来说,患病已是一大考验,还得解决经济难题,叫人如何从容面对。往往,他们选择消极的方式应对。有的甚至想要轻生。面对突来打击,那都是正常的反应。


唐女士家中三位儿女尚在念书,与丈夫经营小档口维生。几年前她患上肌肉萎缩症,双腿无力,已无法像正常人行走,如厕、下床依靠丈夫捧抱。因为妻子的状况,丈夫兼打几分杂工,孩子学期假期,也会回家帮忙父亲照顾档口,希望可以减轻家里负担。唐女士残疾证的申请至今还没被批准,亦未得到经济援助,故无法开始洗肾。病情反反复复,她却没放弃生命,尽管病恹恹,她很挺得住。

在病房里,我见唐女士的丈夫,每到探访时段,经常守在床边,细心照顾。就算医师走近,问他有关妻子病况,可以听见他字句轻缓,和他眼中散发出对妻子的忠贞,哪怕躺在床上的,已是没有胃口、反复作呕、一脸憔悴苍白的瘦弱女人。


救人,是医疗团队的责任。但是中央医院的医疗设备始终有限,面对庞大病患人口,往往需要私人界的共同付出。在马来西亚这个不失温暖的国度,的确有许多用爱付出的团体。甚至是,免费的洗肾中心。如此的洗肾中心一定不容易,它必须承担着病患洗肾的一切花费。但是它相信,只要替病者解决眼前的医药费用,就能先安住病者与其家人的心,让病者或家人能够放心去工作,帮补家用,再协助他们站起来迎向阳光。这样一个洗肾中心,却要守护众多病人的健康、病人的生命,一定不简单,背后是聚集了更多的善心与爱。

过几天我即将转换到其他病房,临走前和他俩夫妇细谈,了解他们接下来的安排与计划,便祝福他们,转身离去。


离开医院,走在昏暗的街道,忆起早前为捐洗肾中心,向熟人邀筹善款,尽管每月一令吉,却如同割下己肉般,难以舍出。想到更多像唐女士一样,积极求生却得不到医疗援助的病人,泪水一行行掉落难以停下。一个幸福的社会,不应是当厄运到来后(不管是降临在谁身上)才来向人乞讨,而是人人能尽自身责任,在灾难来临前, 付出爱。

信己无私,信人有爱。相信手牵着手的每一分爱,像朝旭一样,会照亮无垠大地,让黑夜退去。


20150131日,诗布朗再也

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

野孩子

日常生活中,总会面对诸多考验,考验着我们对时间的掌握,考验着自己在不同空间里的调适,更多的考验是,人与人之间的相处。

人,毕竟是群体生物。打从一觉醒来,家人的寒暄,出门时和其他公路使用者的互动,上班期间与同事之间的共事,乃至平时购物、缴费与服务员或店主的交谈。整天下来,没有人真正计算过,到底多少人走入我们生活,而又有多少人,也许是我们这一生,仅有一次的相逢。又是如何迎接这些走入,或走过我们生命的人呢


曾经有一次,下班前一位同事对我问道,发现我近来凶了,关心我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?我听了深感疑惑,为何同事会这样说。想了片刻,才惊觉下午正当我忙于公事时,同事琐碎的问题,迎来我重口气的回应。

生气,真的是短暂的发疯,自己几乎完全忘记,自己做过的事。如同思觉失调的患者,对外界人事产生妄想


当繁重工作压力排山倒海地来,彼此竞争完成自己手上任务的同时,不自觉的一句狠话、一瞬的愤怒眼神,悄悄打上死结与冲突。当自己“清醒”以后,难免捶心自责,深感后悔


心绪紊乱而胡乱猜测,造就下一步犯错,恶言恶语,最后彼此交恶,坏了情谊和团队精神。生活,犹如一张空白纸。是脑袋瓜里先预设过什么,才将它画进自己现实世界的蓝图中。美的丑的,好的坏的,黑的白的,皆来自一念


想法这样一来一去,真的很快,迅雷不及掩耳的,看不清也抓不着。偏偏这些常在清醒以后,让自己愧悔不已的念头,如同野孩子,打搅生活秩序、骚乱平静步骤


邪念,如同野草,会快速蔓延,让心魔时时丛生,难以根除,以致人与人之间纠缠不清。“只要心诚行正、光明正大,自然正气旺盛,邪气不入侵。”平时如果埋下更多感恩与尊重的种子,爱的花蕾自然处处绽放


感恩同事替我们解囊,感恩有电流供应,让我们在舒服的空间里工作,也要感恩逆境让我们成长、学习坚强。我们既然可以假借忙碌,给自己借口不断埋怨,为何不能转个念,用心生活,时时感恩呢?既然能够怨恨,自然也可以有千万个感恩的理由。那是一种生活态度


就把它当作练习!仔细观照当下每个念头,当愤怒、嫉妒、不满、怀疑的尖角冒出来,用感恩和爱惜的心态来对应、抚慰、转化与面对。


“已生恶令断灭,未生恶令不生,未生善令生起,已生善令增长。”感恩心态,让内心里的孩子拥抱幸福与安乐,小小的一份善念,竟会交织成更大的欢喜。

诚心待人,就会得到他人坦诚相待与护持。人人互相尊重,彼此之间就会互爱。后来发现,孩子其实本质不坏!


20141211日,诗布朗再也
20141216
日《中国报·副刊·野草集》,毛泽

摘自: 野·草集

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

我的真实名字,应该曾经给我带来麻烦,但印象中,我从没为此感到困扰。

本名的“浲”字,是个生僻字。生僻字,又称作冷僻字,意思就是人们不常见的,或人们不熟悉的汉字。汉字,自商代甲骨文以来,经历无数次演变,其中包含许多字体,或者只是当代少数使用的符号,如今已不通用,是现代汉语书面用语中生僻的群体。


就“浲”字字型而言,长得很像简体的“泽”字,因为这个原因,自小经常被师长误会,以为我将名字写错了。经过解释以后,班主任曾建议改名。为了方便外人书写使用,名字曾经更换成以河名用字的“沣”,至少这是仍收录于现代汉语词典里的字体。

生僻字,除了冷僻罕用之外,甚至音、义难以考证,因此也被称为死字。“浲”字,是多音多义字,本应念做“逢”,是古地名“漨”的异体,或念做“洪”,大水之意。因为从小就被唤成“风”,所以长大以后也将错就错了。

这就是生僻字面对的烦恼。

尤其是电脑普及的现代,许多生僻字并未收录于国际文字统一码(
unicode),电脑打字根本无法正常输入。如果换作在汉字文化圈,也许麻烦就更大,大则官方业务,如登记或办理护照时棘手难以处理。所以中、日曾有制定,人名用字必须是常用汉字,或收录于汉语规范用字表的字体。

名字跟着我们一辈子,所以华人起名,一般都很讲究,比如早一辈的人会参考易经,利用各格之间的五行相生克与天运五行的关系来命名,因此衍生姓名学。

正如我的名字。恰恰是五行之中缺水,所以起了一个三点水儿的“浲”字。曾经为了方便他人,而更改为“沣”字,用了将近十年,再次把名字换回“浲”。一来纪念当初为我取名的老师父,二来此名带有重大意义,是我身世与父母家人对我的爱。

我想,名字在凡俗世间,也只不过是一个代号。没错,人要自重,但我却不能要求别人来迎合自己,尤其像我名字经常为别人造成的困扰。曾试过因为“浲”字无法输入,而被打成方格;或写成近似字体、相同读音的“峰”、“锋”等。五行说,金生水啊!而江河大海的水,不都是源自山上吗?

小学念书时,老师常给功课,要我们回家问父母,咱们名字的意义。名是老师父为我取的,爸妈只能含糊地解释,建字是一艘船,在(浲)水上航行。也许,老人家期许我一生平顺吧!

如今,笔名中的“泽”字,正是取自当初被叫错的名字。不论是滋润的“泽”,或者水名用字的“沣”
,或大水的“浲”,都有水的含义,建浲,应该是奉献滋润广阔大地的水。这是对自己的期许。


20141128日,诗布朗再也
20141202
日《中国报·副刊·野草集》,毛泽


摘自: 野·草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