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2月20日 星期二

浸過文藝營以後

文艺营结束了。

好像刚开始一样。
老实说,我并没有带着任何盼望。可能为见到众吾心所欣赏之文人写作者有那么一点动心,为可以到访新纪元有一点期待。或者可以说,我根本以平常心看待,关于可以从文艺营载回什么法宝。

我之所以会报名,因为想交还咩扬他的书,还有跟伟哲见面,就那么纯粹。

当然,这三天两夜,我看起来像似平淡无奇中度过,却偶然有些惊喜。比如当中的一段段小插曲。

这三天两夜下来,我想我特别在乎的是,我从诸位讲师分享中得到好多妙法。当然认识一班文友,是这场爱好文学者聚会的固定曲目。

真的结束了吗?
才要开始吧!

这些年,我在写作路上常常遇到死路。大概刚开始都很顺利,后来好像怎么钻都走不出那一条路,车轮困在泥泞的样子。
这一次,我似乎看到,一些引路。

我抓紧!

我发愿,一定会冲过那段黑暗的地方,走出来。找到我自己,和我要走的路。

就要开始。不久矣!

2 則留言:

柯罗诺斯 提到...

你可以的,加油哦。侯文詠也是一位做醫生的業餘作家!

柯罗诺斯 提到...

你可以的,加油哦。侯文詠也是一位做醫生的業餘作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