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

养鱼

旁人认为养鱼只是一种普通的嗜好,而没养过鱼的朋友会觉得养鱼并不简单,说到底,养鱼其实还需一双“巧手”。

大概从认识“鱼”开始,我就一直养鱼到现在。养鱼自然变成我生活规律,与我的关系已经到一种程度,喂鱼料是我午后的一个习惯。

我们的家在乡下。捉鱼养鱼是我们小时候的娱乐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友人向隔壁家阿一哥哥买了一些孔雀鱼(俗称美谷鱼),大家应该被色彩缤纷的水族馆吸引,结果养孔雀鱼成了村里孩童的流行。野生淡水鱼自此庆幸,他们不再被俘虏牺牲。

曾经如此地想,我要养一大池的孔雀鱼,然后放生到屋后的渠道,还有田里,要它们不断繁殖,让它们用美丽的尾巴给平静的渠流一个漂亮的生命。

五年级的时候,爸爸出门前曾经答应我,要替我买一些鱼。那一次出门,爸爸再也没有回来,失守的承诺。

到现在,我还是始终如一地养着孔雀鱼。孔雀鱼身价不高,但是他和那些淡水鱼一样生命力强,而且色彩斑斓。

现在养鱼,没有要回忆什么,却有另一般体会。

只要我行前水缸一望,鱼儿自会游上水面,不管任何时候。我们用心对待,他们会感受到,尽管只是小生命。有时我会对准水面唱歌,相信能递给他们快乐的波纹。

偶尔我倚在鱼缸边看水中的鱼,往往一呆就不下半小时,我只是静静地专注。鱼缸其实不大,水中还是那几尾鱼在游,有时我很怀疑,水缸这么小,他们难道不懂闷?他们的社交网络应该没有人类广阔,或许就像年幼时的我们老是在同样的江田边嬉闹,仍旧一样快活。也许他们也甘于在这小小的幸福空间生活,与世隔绝、世外桃源,在清新的环境长大。

人在外面难免会受气。有些话无法在朋友群中找到合适的听众,闷懑的我总是望着水中的鱼,他们与其他小动物不同的,是我们听不到他们的叫声。我无法用任何声音与他们交流,而我仅是静静看着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让我感到莫名的可笑,可笑的是自己。他们的生命如斯单纯,为了吃而吃,为了玩而四处躲藏。我竟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忘了,有时可以因为一个不满而埋没生命原本的意义。

只要真心对待,他们自然会好好地活。原来我养鱼,鱼却喂我做人的智慧。

2010年08月14日,双溪大年
20100824日《光华日报·副刊·新风·蕉风椰语》,毛泽

~摘自光华副刊·新风

2 則留言:

两人 提到...

我们养着同样的鱼,且从小至今。

萧丽芬

Jeffon风 提到...

是的。
鱼很知心。